海豚及鯨魚展示有教育意義嗎?

蘿莉‧馬林諾(Lori Marino)是美國艾摩利大學(Emory University)神經科學與行為生物學高級講師,也是艾摩利大學倫理學中心(Emory Center for Ethics)的成員和甘美拉動物權益倡導中心(The Kimmela Center for Animal Advocacy)的創辦人兼執行董事。對於海洋哺乳動物展示是否具有教育價值,她有這樣的觀點:

海洋哺乳動物展示是否具有教育價值這個問題,大部分人都知道海岸公園行業會怎麼說。他們的標準答案大概是這樣:「當你來觀看人工馴養的海豚和鯨魚,你其實就正在接受教育,而教育可以改變人們對這些野生動物的態度,最終促成保育工作的成功。」從這個答案可以看到,海岸公園想你作出一些假設:首先是觀看海豚及鯨魚是具有教育意義的;其次是他們聲稱的這種教育可以令人有更大的動力去保護動物;第三是這種態度上的轉變會令人的行為有真正的轉變,從而有助保護大自然中的野生動物。這真是一種苛求啊!我從事大學教育工作已超過16年,但我敢說,在我學系的同事中(包括我自己),沒有一個會斷言自己的課堂教學可以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儘管我們給出了正確的資訊,又會幫助學生分析,並用測驗和考試來評核他們。然而,海岸公園行業的人卻堅稱自己從事的是教育事業,因為他們明白,有教育這個理由,他們便有足夠的理據把這些充智慧的動物關在自己的設施中,並讓牠們成為其在野外生存的同類的「大使」——他們知道,打出教育的旗幟,便沒有人會反對他們了。

但說到底,究竟有什麼證據真正能夠證明觀看海豚和鯨魚展示是有教育意義的呢?我們暫且不理海岸公園提供關於海豚和鯨魚的資訊是否正確。假設觀看海豚和鯨魚展示確實具有教育意義,那麼在學習和態度轉變上,理應有足夠的證據去支持這個結論。但事實上,到目前為止,並未有證據可以支持這個結論,而且,雖然海岸公園行業聲稱動物展示具有教育意義也是有研究支持的,但其實這些研究都有一個共同弱點,就是這些研究一般都只會問遊客有否覺得接受了教育,卻不會問問題來測試他們的知識。事實上,海岸公園行業會引用幾個調查結果來支持他們的論點。其中一個是1998年的洛普民意問卷調查(Roper Poll)。這次調查的結果簡單顯示了遊客在觀看動物展示後都相信自己會更加愛惜動物,但做問卷時卻沒有任何問題可以評核遊客的知識或態度的轉變。再者,這次調查只是受到海洋世界(Sea World)一家機構委託進行的!另一個經常被引用來捍衛動物展示具有教育意義這個聲稱的調查是2005年進行的哈里斯民意調查(Harris Poll),但一如洛普調查,哈里斯調查也只問及遊客的看法和觀感,而非他們在參觀後實際學到什麼知識。調查沒有問及被訪者學到了什麼具體知識,或在觀看動物展示後會採取什麼特別的動物保育行動。由此再次證明,這些調查根本不可以用來證明觀看海豚和鯨魚展示(或任何人工馴養動物的展示)是具有真正教育價值的。

2007年,美國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對動物園及水族館的參觀者進行了一次最大型的研究,標題為「動物園為何重要——評估參觀動物園或水族館的影響」(Why Zoos Matter: Assessing the impact of a visit to a zoo or aquarium),並於網上公佈研究報告。由於這並不是一次同業評審的研究,意即這個研究的報告並未經過其他專家分析是否值得在專家精審的科學學術期刊上發表,因此該協會只在自己的網站上公佈研究結果。作者在該份研究報告的結論是,參觀動物園和水族館有助增加對野生動物的認識,並可改變人們對保育的感受和態度。但是,我和同僚曾於2010年,在同業評審期刊《社會與動物》(Society & Animals)撰文指出,根據我們對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的研究報告進行的方法論分析,我們發現那些結論是亳無根據的。換言之,以動物園和水族館協會所採用的研究方法來作出這些結論是非常不當的。而且,根據該研究報告,動物園和水族館參觀者的知識增長程度也令人失望,因為作者只發現到,「整體上的認識在統計學上並沒有明顯改變……」(第10頁)。這表示研究報告的作者也發現到,人們在參觀動物園或水族館後,對野生動物的基本認識沒有明顯的增長。因此,儘管動物園和水族館協會作出的聲稱令人不解,但其研究根本沒有證明到參觀動物展示是具有教育意義或可促使態度有所改變的。更甚者,直至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其他研究可證明到動物園及水族館內的動物展示是具有教育價值的。

那麼,對於海岸公園行業一直聲稱海豚和鯨魚展示是有教育意義的,我們可以怎樣理解呢?其實,這種聲稱是缺乏內涵的。考慮到他們是基於動物展示是有教育意義的前提下,來要我們接受其他有關乎態度轉變和保育的假設,因此,海岸公園對他們有需要捕捉和關禁海豚與鯨魚的整個解釋,都是毫無道理的。當然,是否要求海岸公園行業為其所作的聲稱提供理據支持,以及是否要求海岸公園(及其他動物園)停止為剝削海豚和鯨魚作娛樂目的的行為而製造藉口,最終都取決於公眾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