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馴養的海洋哺乳動物

白鯨是最早被公開展示的海洋哺乳動物之一。第一條公開展示的白鯨由波士頓水族館暨動物園(Boston Aquarial and Zoological Gardens)飼養,負責照顧的是著名海豹訓練員占士.卡丁(James Cutting)。本來這條白鯨是要接受訓練的,但占士‧卡丁做了一個不凡的決定,就是他的動物園不需要動物表演作招徠。他這個決定獲得傑出科學家路易士.阿格西(Louis Agassiz)公開稱讚,認為「他認識到以前動物園裏的動物表演根本亳無教育意義,是應該要中止的了。」

信不信由你,這竟然是發生在1861年,即150年前的事!無法想像這麼多年前已經有關於海洋哺乳動物福利的爭論,實在令人驚訝,尤其是到今天我們仍就人工馴養的海洋哺乳類動物的展示價值和方法激烈地爭論。當然,自1860年代起,世界許多的事物都發生了改變——海豚館、海洋水族館及海岸公園相繼出現,訓練方法也有所改善,而《動感小飛柏》(Flipper)、《人魚的童話》(Free Willy)及《海豚屠場》(The Cove)等賣座電影的上映,亦大大加深了公眾對於這些動物的了解。可惜的是,這些年來公眾對於人工馴養鯨類動物的關注時而上升,時而下降,就如孕育牠們的海洋有潮漲潮退一樣,雖然爭論的問題始終沒變:動物的來源、人工馴養動物的福利,以及人工馴養動物所傳遞的教育訊息究竟有何價值。

展示人工馴養的鯨類動物絕對是一門大生意。要做這門生意,首先你得擁有這些動物。自《動感小飛柏》於1963年上映後,不但海豚館人氣急升,就連海岸公園對海洋哺乳動物的需求亦變得無窮無盡。由於捕捉野生鯨類動物的活動與日俱增,政府及相關機構開始立法保護野生動物,迫使海岸公園在增加或補充動物時要四出張羅。

野生捕捉

美國於1972年成為全球首個收緊相關法例的國家,以控制於佛羅里達州海岸捕捉的海豚的數目。1975年,加拿大禁止捕捉殺人鯨,繼而於1992年禁止捕捉白鯨。自1977年以來,共有超過50條殺人鯨被活捉,主要發生在冰島,這促使冰島政府自1990年起不再發出捕捉殺人鯨的許可證。此外,澳洲、菲律賓、中國、台灣、新加坡和泰國等國家和地區亦已禁止活捉鯨類動物的活動。

人工繁殖有助減少由大自然捕捉的動物數目,但由於目前成效不足以維持當前人工馴養所需的數目,所以繼續有人從事野生捕捉的活動。同時,從南太平洋、加勒比海及古巴輸出的活海豚數量正在持續增加。自加拿大實施禁制後,俄羅斯成為了全球最大的白鯨供應國,每年夏天都會捕捉野生鯨魚,然後運到位於海參崴的小漁欄飼養,直至找到買家。

人工馴養海洋哺乳動物的福利

無可否認,人類的野生捕擸行為會帶給鯨類動物極大的痛苦。捕捉過程引發的併發症已證實可以導致牠們死亡,有部分則在漁欄或運送過程中,因為受到沉重的壓力及不當的處理而死亡。那些得以生存的則要適應和以往截然不同的、被人工馴養的生活模式。在大自然牠們每天游泳數百公里,會一小群一小群地聚居,並表現出一些複雜的行為,包括支配、交配、母系照顧和獵食等。然而,被人工馴養時,所有這些自然行為都會消失或嚴重受到限制。這會給動物帶來壓力,令牠們出現徘徊、自殘、潰瘍及瘡痍、襲擊或抑鬱等徵狀。有研究更顯示,人工馴養的殺人鯨,壽命明顯較野生的殺人鯨為短,由此強烈證明得到,人工馴養會給動物帶來沉重的壓力。

對不少人和政府來說,海洋哺乳動物的福利問題確實值得關注。澳洲政府在一份長達117頁的報告發表後,便於1985年,基於動物福利理由禁止展示活的鯨類動物。該份報告寫道:「捕擸技術會造成巨大痛苦和壓力,人工馴養鯨類動物的死亡率很高,而馴養環境未能滿足鯨類動物的社交和生理需要。」其後英國、匈牙利、哥斯達黎加、巴拿馬、巴西、尼加拉瓜及部分美國州份(夏威夷和北卡羅萊納州 )亦相繼訂立類此的法例。意大利則禁止與海豚一同游泳的活動,而荷蘭把公開展示動物的牌照數目限制為兩個。

不過,由鯨豚保育協會(WDCS)進行的《歐盟動物園調查2011》(EU Zoo Inquiry 2011)報告明確指出,這方面的進展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調查發現,在歐盟34個動物園裏所飼養的286頭鯨類動物,都被剝奪有自然行為的自由,而且多數處於充滿壓力和缺乏營養的環境。

教育訊息的價值

許多海岸公園都辨稱說他們有提供教育服務,從而可推動鯨類動物的長遠保育和保護。不過,為量度這方面成效而進行的不同調查結果卻非常參差。例如2011年澳洲海洋世界(Sea World Australia)的調查發現,64%的參觀者表示他們前來參觀的最大原因是想得到樂趣和娛樂,58%說是為了觀看平日難得一見的野生動物,但只有37%說參觀水族館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多了解野生動物。2007年美國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對其認可的動物園進行了調查,發現整體上參觀者的野生動物知識並無明顯增加,這結果同樣令人失望。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項調查的對象,即使都已是符合最高展示標準的動物園和水族館,但教育訊息的傳達效果仍然令人非常質疑。考慮到大部分海岸公園的展示水平並不嚴格,由此可想而知,這些海岸公園的教育成效其實是十分令人擔心的。由鯨豚保育協會負責的《歐盟動物園調查2011》更發現,在動物表演的旁白中,平均只有12.3%包含與展示動物有關,同時又有教育意義的知識,另外只有31%設有關於展示動物的標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