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放生儀式

 

每年,世界各地的佛教徒為了積功德都會放生雀鳥及其他動物。在一些特別的節日,例如:佛誕或衛塞節,放生的原意是象徵被捕捉、囚禁及被虐待的生物得到解放、重獲自由。不過,諷刺的是,買賣放生雀鳥正正是一場有關捕捉、囚禁以及虐待雀鳥的交易。

上億的雀鳥(大多為東南亞品種)被人捕捉、放在擠迫的籠子裏,再船運至遙遠的銷售地。一項台灣的研究顯示,每放生一隻雀鳥,就有十隻雀鳥在捕捉和運輸的過程中死亡。在香港,雀鳥被放生後的死亡率高達75%。

按此放大按此放大

 

世界各地很多佛教團體都不支持放生這種做法,因為這根本是扭曲了儀式的真正意義和對鳥類造成嚴重的傷害。在2009年,馬來西亞佛教最高領袖達摩難陀法師就這傳統有以下意見:

「假若你從屠夫手中拯救鳥兒,這是非常好的。但如果鳥兒本身就安然無恙,而你的行動卻使牠們被強行抓離巢穴,關進籠子裏,其實你只是在危害雀鳥的生命,這是十分殘忍的。」

 「購買雀鳥來放生的顧客應感到慚愧,因為如果沒有需求,就不會有供應。所以,他們應明瞭這點,從而可以打破這個虐待鳥兒的惡性循環。」

愛護動物協會提倡的其他做法包括素食或貢獻時間、資源予動物福利或野生動物康復團體。

 

不在香港放生雀鳥和其他動物能免除動物在宗教節日輸進港時所承受的痛苦。

研究顯示儀式引致大規模苦況

用作放生的雀鳥,由宗教團體從動物批發商大批購買,或是個人從零售商店購買。根據一項在園圃街雀鳥花園進行的調查和宗教團體的回應:

每年大約有 680,000 至 1,050,000 隻雀鳥在香港被放生。

香港大學 (Chan, 2007) 就有關雀鳥放生進行了全面調查,發現香港一共有48個宗教團體進行雀鳥放生儀式。這些團體稱每年放生100至3000隻雀鳥,在不同地方一年舉行多達18 次的放生儀式,其中九成為佛教團體。

此外,調查亦發現:

「大多出售作放生的雀鳥都分成50至100隻一起,然後被擠進一個疊一個的竹籠裏,大大增加了疾病在雀鳥間、品種間傳播,以及感染接觸鳥籠的人類的機會。」

「在13個出售作放生的雀鳥品種中,一共有512隻接受身體檢查,其中281隻進行禽流感測試。99%有明顯的羽毛損傷、受傷或生病。沒有雀鳥被驗出帶有甲型禽流感病毒,但牠們卻帶有其他病毒。」

「5隻麻雀、4隻白頭鵯和3隻紅耳鵯在出售後以雷達追綜,當中一半在放生後不久便死亡。」

「大規模的宗教放生雀鳥活動可能會威脅到原居地雀鳥族群的生命,和引致某些外地雀鳥品種在港定居。這不但會對公眾健康構成潛在風險,因為大多數死於H5N1的雀鳥均屬買賣品種,還會令成千上萬的鳥兒因此而受到傷害,甚至死亡。」

愛護動物協會鼓勵大眾以其他方法去慶祝重要的佛教節日。


參考資料

Chan, SW (2007) "The Religious Release of Birds in Hong Kong" , Masters thesis, Hong Kong: Department of Ecology, HKU.

Kadoorie Farm & Botanic Garden (2006) “Good Fortune or Misfortune?”, informational guide to the consequences of religious release of animals in HK.

New Straits Times, “Cruel Price of Wesak Day Freedom”, Malaysia, 8 May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