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另一端的愛協毛孩

寵物移民是近年熱門話題,有不少從愛協領養寵物的主人亦帶同毛孩到外地生活去。今期《足印》追蹤了四個不同個案,邀請主人分享籌備寵物移民的點滴及愛寵到埗後的生活變化。他們的故事證明了即使世界變,愛護毛孩的心永不變。

 
 

Sam、Sarah &
豬氏姊妹
不離不棄不難、
視乎主人決心

Sam 和 Sarah 於 2020 年初從愛協領養了當時只有一歲、於「浪舍地獄狗場」拯救回來的白唐豬女,後來萌生移民英國列斯 (Leeds)的念頭,不但堅持要帶同豬女離開,更重返愛協領養多一隻唐狗。Sam 說:「怕豬女去到英國沒朋友,便領養多隻狗陪她。」2021年中,經豬女允許下,黑唐豬二妹成功加入豬家,一家四口準備移民去。

在香港,Sam和Sarah經常帶兩隻小豬到彭福公園玩耍。

準備上機了,不用怕。

從事酒店業的 Sarah 於四月先到英國尋找合適居所,發現當地不少店舖門外都放置水兜和零食給狗狗享用,交通工具也歡迎寵物乘搭,可算是人寵共融的國家,但要找寵物友善的住所,卻絶不比香港易。她透過 WhatsApp 跟《足印》記者說:「地產公司一聽到我們養狗,就說沒有適合的住所給我們選擇,後來我透過租屋網直接聯絡業主,被拒絶大約30次後,終於找到這個不介意我們養狗的業主,願意租屋給我們。回想過程的確令人氣餒,但我不能放棄,否則豬女和豬二妹便無家可歸。 」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從事運輸的 Sam 於八月帶同豬女和豬二妹到英國跟 Sarah 重聚,小別勝新婚,三母女甫見面即又親又摸,場面感人。Sarah 說:「她們真的很叻,由香港飛德國再轉車到英國,全程共30多小時,Sam 說兩隻小豬都適應到,情緒也很穩定。當然乘車期間,毎隔兩小時要放她們出來走走,唞唞氣,而事前我們也向愛協行為訓練導師請教,訓練兩豬適應機上的環境。」

Sam 說:「要她們安心被困籠內十多小時,我數月前便開始按部就班的訓練她們,例如先放些她們心愛的食物和玩具在籠內,吸引她們入籠,建立籠內的快樂回憶,再試關門,毎次都困耐一點,她們便會慢慢適應。」

早前熱浪襲英,餐廳、商店、巴士沒有冷氣,Sarah 也中暑,但她卻不太擔心炎熱天氣會影響兩豬健康,「其實熱浪持續只有數天,英國一早一晚也有涼風,所以帶她們出外散步不是問題。英國到處都是『彭福公園』,她們玩得好開心呢,在家我們會開風扇幫狗狗散熱,所以狗狗面對英式炎夏,暫時沒問題。」

Sarah 回想當日豬女被困狗場,從沒接觸外界,致獲救後不敢跟愛協職員到公園散步,但今天看見她在一片大草園無憂無慮奔跑,真的百般滋味在心頭。

移民是個艱辛而龐大的工程,有些主人覺得寵物移民申請繁複又不懂處理,費用又高,故早已沒把寵物納入移民計劃內;亦有些主人因移民後仍要面對太多不明因素,怕照顧不到寵物而棄養,但 Sam 和 Sarah 深信事情總有解決方法,問題是主人有沒有決心。

Sam 說:「我們找中介幫忙處理涉及寵物移民的手續,費用都是五位數字,既然考慮得移民,本身也有點積蓄,應該可應付吧。另外,我曾聽說有主人因寵物年紀老邁多病,不宜坐飛機,就無奈棄養,但你有考慮過坐船嗎?也有主人甘願獨留在港照顧年老寵物終老,才跟外地家人會合,不讓愛寵孤獨終老。我們不是要求所有主人都照方抓藥,但我們相信只要主人決心不離不棄,是有很多方法去解決困難的。」

「浪舍地獄狗場」事件

2019年,有市民舉報在打鼓嶺坪輋「浪舍狗場」裡,有愈百隻動物長期缺水缺糧,生活在大量垃圾堆積、地面佈滿屎尿、充滿腐化屍體氣味的環境中,事件中有30多隻動物死亡,而豬女是被愛協督察救回來的小狗,後來更遇上對她不離不棄的 Sam 和 Sarah。

分隔四個月後,豬女和豬二妹終和 Sarah 重聚了。

Sam 訓練豬女適應飛機籠的環境。

Sam 為兩豬精心挑選的禦寒衣物。

這是豬女和豬二妹在英國常到的「放電」地方。

分開太久,在公園散步也要抱個夠。

豬二妹很喜歡粘著 Sam。

去留不是問題,只要有主人在身邊,豬女臉上便掛著笑容。

兩豬對新居內的新床表示滿意。

 
 

Po Po 和家貓 Iris
因為毛孩才找到
理想新居

Iris 在愛協等待被領養時入住的房間。

禮服短毛家貓 Iris 出世不久後意外被困車輛引擎,幸獲愛協督察救回。2019年11月只有兩個月大的 Iris 於愛協遇上視她如女兒的主人 Po Po,一家移民英國,至今已有半年多了。

養貓的人也知道,貓怕冷又不易適應陌生環境,但Iris很快便適應新生活。Po Po 說:「Iris第一晚到英國已能吃、喝、屙、睡,似乎比我更快適應新生活。而英國的建築物結構能抵禦寒冬,有時連暖氣也不用開,Iris 也會躲在被窩,或走到我大腿陪看電視兼取暖,寒冬令本來性格高傲的她變得更『痴身』,是我在香港未見過的呢。」

Po Po 視 Iris 如女兒般疼愛。

要為寵物撲機位及在英國找到合適住所,一點也不容易。曾有朋友質疑 Po Po 為何要帶 Iris 到英國生活,因業主普遍都不喜歡把單位租給有寵物的住客,Po Po 就這樣回應:「她是我們的女兒,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一定會帶子女一同移民吧?根本就沒有要放棄子女的原因。我們的確花了些時間才找到現時這歡迎毛孩入住的新式居所,環境很舒適,地點也十分方便,租金卻比之前所找的更便宜。我丈夫說要多謝 Iris,因為她,我們才有緣住到這間漂亮的新屋。」

「其實當初我們是想盡快離開香港,但要排很長時間才能買到寵物機位,的確打亂了我們的計劃,但最終我們選擇等候,一切以 Iris 為先,等到她有機位,我們才買人的機票,一定要跟她同一日飛到英國,全程不離不棄。」

移民要顧寵物,的確很麻煩,但對 Po Po 而言,動物和人類之間的愛,帶給人溫暖和快樂,是無價的。「丈夫外出工作時間很多,若不是有 Iris 陪伴,我難免也會感到孤單。」

Po Po 提到,英國政府將來會立例,除非業主有合理原因,否則不能拒絶租戶飼養寵物,對一眾有意移居當地的毛孩主人來說,著實是天大的喜訊。

最後 Po Po 寄語有移民計劃的主人,若情況許可,不要輕言棄養:「領養寵物的初心,無非想給牠們一個溫暖的家,現在到自己找到一個溫暖的家,是否不應放棄牠們?」

在英國家中,Iris 很喜歡坐在這裡看屋外的風景。

Po Po 特別放了 Iris 最愛的公仔,希望幫她適應飛機籠內的環境。

看 Iris 的睡姿,就知道她已經完全適應了新生活了。

英國天氣比較寒冷,Po Po 說 Iris 比以前在香港變得更粘人,有時更會鑽進被窩一起睡呢。

 
 

TINA 和 秋仔
不怕適應難、
只怕被遺棄

Tina 和秋仔一家三口已移民溫哥華。

出世不足一個月的虎紋家貓秋仔,被人放在打結的垃圾袋內遺棄,幸好被路人及時發現,致電愛協求助才大難不死。秋仔於2018年10月遇上主人 Tina,三年後舉家移民加拿大溫哥華,適應新環境對貓來說並不容易,但 Tina 說牠們最怕的不是轉變,而是被遺棄。

剛到埗溫哥華的秋仔有點怕生,在新居裡躲藏了好幾天不敢出來,但 Tina 並沒有強迫他見人,只要他飲食和排便正常,便由他按自己節奏適應環境,幸好過了一個月,秋仔便很自在的「通屋瞓」。

秋仔頗喜歡曬太陽。

Tina 說寵物最怕是被人遺棄,而不是新環境:「於加拿大住了一年後再搬屋,秋仔見我們拆了他的屋,就拼命抓住不放,搬運工人來搬走家具時,秋仔好驚又吐舌頭,呼吸有點不正常,把我們嚇壞了,我們猜他是誤以為我們不要他才這樣驚恐,於是我們便帶他入房並陪伴他,讓他知道我們不是要遺棄他,他才慢慢冷靜下來,短短一日便適應新居。」

秋仔在加拿大生活,活動空間比香港多,以前他的家沒有樓梯,現在則經常在新居內的樓梯上上落落,做多了運動,而 Tina 一家亦能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可以在家工作,多了時間和秋仔相處,一家人的生活過得更悏意。

Tina 相信只要主人肯陪伴寵物克服困難,讓他知道你會陪牠渡過,牠就會很快適應新環境。「航空公司允許主人跟貓貓同艙飛,不過一班機只得四個這類機位,要預早訂才有,我們為了跟秋仔一齊搭飛機,改遲了一個月才飛,價錢當然貴了,但起碼安心,不用把秋仔寄倉。」

上機前,Tina 還為秋仔預備了不少機上所需,以減輕他的不安情緒。「上機兩星期前買了個符合規格的貓袋給秋仔,把他喜愛的食物放進袋內,等他自行進去習慣一下;為秋仔預備文件,如打針及植入晶片時,都用個新袋帶他外出,跟他預習一下。我們又準備寵物用水樽、乾糧和尿墊給他機上用,萬一他不肯飲水,都有補充水份的零食膏給他吃,結果他真的24小時不肯飲水進食,但全程都很安靜。」

加拿大冬天比香港冷,Tina 還親手用紙皮和軟墊造了個暖窩給秋仔,放幾隻他最愛的公仔於暖窩內,增加他的安全感。

這件毛衣大家覺得如何?

Tina 讓秋仔感受一下加拿大的冬天 。

秋仔的大爺英姿。

秋仔經常黏著 Tina 要抱。

秋仔沒有忘記華人的傳統習俗,利是不能少。

對 Tina 而言,領養寵物就如婚姻,是一輩子的承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會陪伴秋仔到貓生最後一刻,我希望所有主人都可以做到不離不棄,盡所能陪牠們終老。沒有家很孤單無助,秋仔離開貓媽媽時已經歷了一次分離,不想他再承受第二次傷痛。而且我曾於竹篙灣隔離七日,見不到秋仔我很想念他,如果要我離開他,我肯定接受不到。」

 
 

Ling 和 Coffee
移民促成領養

有人因移民棄養毛孩,但阿 Ling 卻因快要移民歐洲,才到愛協領養 Coffee,她說:「外國環境很適合中至大型犬生活,所以當我去年10月決定移民後,便到愛協領養一隻唐狗,想帶牠到外國去享受更好的生活。其實領養 Coffee 前,家中已有兩隻貓,都是從愛協領養的,都帶牠們一齊去歐洲了。」

Ling 和 Coffee 相伴一起適應歐洲的新生活。

Coffee 性格膽小,初到歐洲,氣味、語言、音調完全不同,她害怕得躲在媽媽床底,不敢出來。Ling 說:「只要聽到聲音或有人突然說話,Coffee 便會緊張起來,躲在我身後叫,散步也不敢走得遠。我給她全新的床鋪,但都被她咬爛,她寧願躲入飛機籠或在我床邊睡覺,以前她不會亂咬東西的,可想而知她有多緊張,我唯有多點帶她外出,讓她慢慢適應新的環境和事物,花了一個月時間,她才慢慢找回家的感覺。」

但整體上 Coffee 較以前開心了,可能因為這個國家動物福利完善,同時也重視工作與生活平衡,讓阿 Ling 有更多時間陪伴 Coffee。她說:「在港我從事醫護行業,忙得不可開交,來到歐洲在家網上教學,多了很多時間陪伴 Coffee,即使將來要全職工作,毎天工作都只是七小時,假期又多,生活比起在香港時悠閒得多。這國家亦規定不可獨留犬隻在家超過六小時,如果主人要上班,也須於休息時間回家遛狗一趟,這裡亦有不少狗狗託兒所為忙碌的主人提供服務,主人不用擔心寵物沒人照顧。」

當 Coffee 感到不安,就會依在 Ling 的床上。

即使歐洲夏天常被熱浪侵襲,但當地到處都有濕潤的草地,狗狗腳掌很少被燙傷,Ling 說:「狗狗見到大片草地就開心,我毎天都堅持帶 Coffee 外出三次,給她多點水解熱解喝。至於冬天,我早已準備禦寒衣物給她保暖了。」

移民歐洲快要一年,雖然 Ling 仍在適應中,但毎當見到 Coffee 在新地方生活愉快,她便心滿意足:「狗狗壽命有十多年,期間主人的人生一定會有變化,主人在飼養寵物時也要考慮這點,但無論怎樣變,一生一世的承諾也不會變。」

這兩隻貓是 Ling 在愛協領養的,也一同跟 Ling 移民了。

歐洲到處都是濕潤的草地,能阻隔地面傳來的熱氣。

現時 Ling 在家工作,有更多時間陪伴 Coffee,生活比以前更悠閒。

愛協能夠見證曾於中心待家的毛小孩,今天走到世界另一端展開新生活,心裡感到十分安慰,也感激領養家庭視毛孩如家人一樣不離不棄,對牠們的愛始終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