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疫症之時 與愛寵同行

第五波疫情於四月回落,但期間觸發的一場「殺鼠令」,仍教一眾愛動物人士猶有餘悸。

今年一月,本港出現懷疑倉鼠將病毒傳給人類的個案,漁護署以採取預防措施為由,宣佈將於特定日期內從外地輸入寵物店出售的倉鼠人道毀滅。

 

當時愛協及不少獸醫團體已即時指出,動物傳染人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政策仍觸發連串棄養潮,甚至有寵主甘願把飼養多月、染疫風險近乎零的倉鼠交給漁護署人道毀滅。

種種情況教一直幫忙暫養倉鼠的愛協接收部職員Sandra感到匪夷所思:「病毒是人類闖出來的禍,那二千多隻小動物不論是否受到感染,都是無辜的受害者,為何要牠們代人類去承擔後果?」

在這場風波前,Sandra曾暫養兩隻熊仔鼠,名為肥妹豬和Maggie,跟牠們有深厚感情。本來Sandra已把牠們帶回愛協正式尋家,但聽到殺鼠這個消息後感到很心痛,更要立刻申請領養牠們。

「丈夫和兒子跟我一樣,很想給肥妹豬和Maggie一個溫暖的家,把牠們接回來養。我們從沒擔心過會受感染,理性點去想,牠們又不是特定日子輸港的倉鼠,根本不用擔心,我反而怕當局會有更強硬的措施,所以想立刻領養牠們回家。」

肥妹豬是Sandra一家的掌上明珠。

後來Sandra從領養部同事口中得知,Maggie已有人申請領養,於是Sandra便專心處理領養肥妹豬的事宜。

肥妹豬是被愛協督察於柴灣一個工業大廈後樓梯救起的,約18個月大。「牠最愛吃和睡覺,不太理人,每天都想從我家偷走。不過領養肥妹豬後,生活開心又充實,每天洗完碗就是牠的放風時間,我會清潔牠的『皇宮』,現在肥妹豬和Maggie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我才放下心頭大石。」Sandra笑笑說。

除了倉鼠外,Sandra還飼養了水魚柒柒及變色龍亞奀。「亞奀是愛協督察於沙田第一城花槽救回來的,起初身體很虛弱,我怕牠捱不過去,便接牠回家照顧,現在牠長得肥肥白白了。」

當問到Sandra為何願意當暫養父母照顧這些小動物,她語氣堅定地表示:「很想為這些動物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讓牠們慢慢康復,盡快踏上尋家的路,在自己和家人的能力和時間範圍內,幫得一隻得一隻。」

手掌上的是年幼的水魚柒柒。

水魚柒柒也是Sandra家的家庭成員之一。

變色龍亞奀是愛協督察於花槽救回來,Sandra見牠瘦弱便把牠帶回家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