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依

不論人或動物,隨著年紀增長,總會患上大大小小的毛病,都需要有家人照顧。然而,在領養中心待家的動物,一旦到了某個年紀或患上長期疾病,就彷彿成了「不受歡迎」的象徵,即使有人考慮領養,最後也因怕承擔昂貴的醫療費用,及要花上額外心機和時間而卻步,這些動物亦可能被中心其他更年輕健康的動物比下去,而無奈踏上漫長的尋家之旅。

牧羊犬 Lee Loy 和家貓 Thuli, 分別於11歲和6歲來到愛協尋家,雖然牠們均患有慢性疾病,但幸慶遇到懂得欣賞和願意陪伴牠們終老的家人,待家3個月和2個月後便遇到有心人願意領養,是少數幸運的一群。今期《足印》訪問了 Lee Loy 和 Thuli 主人,由他們告訴你為何願意捨易取難,跟年長多病的動物同行。


牧羊犬 Lee Loy 與爸爸羅先生

 

關於 Lee Loy …

2020年8 月,Lee Loy 和兩隻牧羊犬被人遺棄於一大廈走廊,愛協督察接報到場跟進並救出牠們。當時11歲的Lee Loy因身體機能老化而四肢乏力,需由愛協督察抱著離開大廈,送到愛協中心給獸醫檢查,後來發現牠有長期皮膚過敏、耳朵發炎並需要好好管理體重。經治療後,Lee Loy 於 2021年1月 正式到領養部展開尋家之旅,並遇上命中注定的爸爸羅先生。


爸爸的話

我和太太對 Lee Loy 可說是一見鍾情!過去我們曾飼養一隻三色牧羊犬,可惜牠在2020年12月離開了我們,到了彩虹橋,我們一直也很掛念他。在飼養牧羊犬的這些年間,我和太太變得更了解這犬種,同時也對牧羊犬建立了情意結,牠們非常聽話,比較安靜,不會騷擾鄰居,深得我和太太的喜愛。

我們曾替太太家人照顧兩隻患有心臟病的成犬,在這方面有不少經驗,當知道年紀較大的 Lee Loy 身體有不少毛病,即對他生了憐憫之心,碰巧我們又有空餘時間能照顧動物,所以很想帶 Lee Loy 回家,好好照顧他。他的前半生已歷盡艱辛,真的很想他能安享晚年。

Lee Loy 在中心待家時已11歲,我和太太也做了心理準備,無論人或動物,隨著年紀增長,健康或會轉差。我們都是抱著「可以陪伴多久就多久」的心態,希望 Lee Loy 有生之年跟我們過幸福愉快的生活。

回家後,Lee Loy 很快便適應了新生活,然而,由於牠的身體仍有不同狀況,如肛門容易發臭、耳朵持續發炎、腳腫以及皮膚敏感等,幾乎每個月都要帶他見獸醫。幸好,時間可以治癒一切,Lee Loy 的情況亦逐漸舒緩,我們終於不用再當診所常客了!

另外,我們知道 Lee Loy 四肢軟弱乏力,因此會定時為他拉筋、做運動,而牠也非常「叻仔」,現時已可步行30分鐘至一小時,甚至曾想報名參加狗狗一日遊呢!

我明白一般人都希望飼養年輕的寵物,因為牠們有更多時間陪伴自己,又無須常常花費看醫生,但對我和太太而言,照顧年長動物也有樂趣和成功感,花的時間和心力可能會比照顧健康的寵物多,但看著牠身體狀況越見穩定,除感到安慰外,也很有滿足感,因為不是毎隻寵物都可活到15歲以上呀!所以不要怕相處時間短暫,也不要怕離別所帶來的悲傷,因為你正給牠們一個幸福安穩的晚年,能令一個生命活得更豐盛,是多麼有意義的一件事。



家貓 Thuli 與媽媽 Gwen

 

關於 Thuli…

2020年10月,Thuli 從一宗虐待動物個案中獲救。當時已經6歲的 Thuli,身型比同齡貓嬌小,體重還不夠兩公斤,非常瘦弱。經獸醫檢查後,發現她患有慢性腸胃疾病,並且有牙齒和牙齦問題,需要長期服藥及進食配方糧,也要安排日後為她洗牙。到領養部尋家期間,Thuli 的健康情況反反覆覆,曾因皮膚問題需要再次回到醫院接受治療。幸好,堅強的 Thuli 再次戰勝病魔,得以回到領養部尋家,終於遇上媽媽 Gwen。


媽媽的話

小時候,我的家一直有飼養貓咪,我是在貓咪的陪伴下成長的。約七年前,我在愛護動物協會領養了一隻幼貓 Thabi,當時我對自己許下承諾,如果再領養貓的話,便要領養成年貓,因為我常在社交平台看到動物機構如何協助傷殘、年老或患有長期病的貓尋家,並記錄牠們由獲救到有家後的轉變,內容深深啟發了我,我也希望為年長動物的生命帶來改變,給牠們一個溫暖的家,讓牠們老有所依。

去年冬天,我決定到愛協領養多一隻貓,當時我遇到一隻只有三隻腳的貓咪,以為「就是牠」了,誰知牠被另一位有心人領養了,於是我便問愛協的領養助理:「哪隻貓在中心等家最耐?」助理便向我介紹了 Thuli。

緣份早注定,原來我以往曾跟 Thuli 擦身而過,只是牠總是躲在被子裡睡覺,所以我完全沒有留意到她,難怪她等了那麼久也找不到家,因為根本沒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這次不同了,當領養助理打開玻璃房門,她很快就把頭蹭在我的手上,而且不斷「煲水」,彷彿早已揀定我作主人!領養助理還向我解釋她的身體狀況和病歷,我考慮過後,還是希望把她帶回家,不忘當初說要領養成年或病患貓的初心。

Thuli 這名字是我取的,是南非語,意指平和安靜,也是 Thuli 給我的感覺。早在領養前,我已做好心理準備,照顧 Thuli 會比 Thabi 困難,而 Thuli 也用行動向我表示她絕不是省油的燈,每當餵藥、清潔眼睛和剪指甲時,她總會變得非常警惕,並且不斷掙扎,但我不會因此而氣餒,反而覺得,正正因為困難,成功完成這些「任務」便愈覺滿足!即使「任務失敗」,當她走到我身邊,用臉在我身上蹭來蹭去時,一切變得無關重要,只要能和她相伴相依,我便覺心滿意足了。

Thuli 來到我家後,我便發現她有長期流眼水的問題,同時也患有慢性腎病,一波未停一波又起,令身為媽媽的我毎天都為她健康擔憂,怕她沒胃口吃飯,又怕她不肯喝水,我甚至怕一旦出門遠行,朋友不懂像我一樣細心照顧她。

我接 Thuli 回家時,說過要「儲肥」她,她現在已增磅至約2.5公斤,總算兌現了我對她的承諾,日後我仍會給她最好的營養,養好她的身體。

我明白,很多人都會選擇幼貓,因為牠們真的很可愛,又夠活力陪主人玩,但飼養成貓,老貓,甚至是長期病患的貓也會為你的人生增添不少色彩和意義,是其他東西不能取代的。

 

飼養年老、長期病患的動物,或需花上更多時間、金錢和耐性,但 Gwen 和羅先生卻捨易取難,做一些一般人不會做的選擇,在與動物同行的日子裡,每天都過得更豐盛、更有意義,人生才不枉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