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街貓的英雄

自50年代開始,受傷患病、乏人照顧、甚至是遭棄養的寵物貓被隨意丟棄街上成為街貓,牠們不受控地繁殖,影響健康之餘,也為附近居民帶來很多不便。有見及此,協會率先於90年代引入「捕捉、絕育、放回」概念,希望以更人道及可持續的絶育方式,控制街貓數量,促進牠們的福祉,創建人貓共融的和諧社區。經過多番研究及試行,協會於2000年8月正式推出「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獲得了不少愛貓人士支持,成為義務護理員,負責人道捕捉街貓到愛協絶育,並把牠們放回熟悉的原居地,同心從根源解決問題。

適逢今年是「貓隻領域護理計劃」22周年,《足印》邀請了三位於不同年代加入「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義務護理員,與大家分享人貓難忘事。

 

1
為何加入「貓隻領域護理計劃」成為義務護理員?
 

阿寶 :

兒時已見父親經常救貓救狗,並帶回家照顧。2015年我其中一隻貓因病離世,正值悲傷之際遇上區內一隻迷路貓,順籐摸瓜發現原來牠來自一批未有絕育的流浪貓,由一位姨姨獨力照顧,當時我到處找義工幫忙,得到愛協回覆並向我介紹計劃詳情,我覺得十分有意義,就登記成為義務護理員。

 

Tammy :

從小在村屋長大,習慣跟貓狗為伴,婚後想再養貓,剛好那時認識了早期加入計劃的義工,聽過她介紹後,我覺得很有意義,能夠幫到貓貓,就加入做義務護理員及暫養父母。

 

Christine :

2018年我搬到西貢村屋住,那年颱風山竹襲港,我幫狗場暫養了兩隻狗,帶牠們散步時,發現附近有很多街貓都皮黃骨瘦,「乾爭爭」,看來很不健康……

雖然我自小怕貓,但都開始關顧牠們,向村民了解牠們餵食、生活情況及數量等等,碰巧認識到「貓隻領域護理計劃」負責人,為我聯繫村內一位護理員,我倆就開始合力捉街貓,帶牠們絶育,我便正式成為義務護理員。

 

2
絶育如何改善街貓的健康?
 

阿寶 :

絶育後雄性貓不再打架搶地盤,雌貓不再不停生產至皮黃骨瘦,長胖了、健康了,更得人喜歡。

 

Tammy :

少了爭地盤,不再因生育而變得瘦弱,長胖了,毛也漂亮了。

 

Christine :

未絕育的雄性貓,會為爭地盤,或「爭女」而打交。雌貓則發情,不斷慘叫直至成功交配,影響區內安寧。

 

 

3
控制街貓數量後,對地區帶來什麼好處?
 

阿寶 :

穩定了貓的數量,人類更易接受牠們的存在。不少人更讚絶育後的貓有很多改變:「佢肥咗好得意呀」、「以前都唔覺佢咁乖」、「終於無晚晚叫春阻住我瞓覺喇」、「呢隻衰嘢而家無噴尿係我門口喇」,計劃令人貓和平共存,令我倍感安慰。

 

Tammy :

貓隻數量減少後,少了臭味,也沒有因爭地盤而發出叫聲,減少對附近居民造成滋擾。聽聞一個住村屋的愛貓之人,家中養了很多貓,卻不肯帶牠們絶育,於是貓貓經常過隔鄰尿尿搶地盤,令對方很不滿。有日,主人發現貓貓全給毒死,很傷心。我也很感慨,如果主人肯早點帶貓去絶育,或可避免紛爭。

 

Christine :

計劃大大提升流浪貓的絕育率,從而減少牠們因跨區尋找伴侶而引致的交通意外。

 

4
執行「捕捉、絕育、放回」時,面對甚麼困難及挑戰?
 

阿寶 :

困難會隨經驗而解決,我毎次都帶著正面心態去面對;但比較多遇到的難題是,餵貓人於捉貓前一晚餵飽了貓,貓就不肯入籠了。

 

Tammy :

明明跟餵貓人士講好,捉貓前一天不要餵飽牠們,否則貓不會輕易入籠,結果仍有很多愛貓之人不依指示做。試問貓吃飽了,還會被你引入籠嗎?

相反,有些居民覺得找愛協捉貓後感內疚,事後就報復式瘋狂餵牠們,但此舉卻教識牠們見籠不入,就會有豐富晚餐。換轉是你,也不入籠吧。

 

Christine :

其實捉貓不難,只要預先與當區負責餵飼的村民溝通就可以,最困難是面對單打獨鬥的感覺,村內有幾十隻貓,捕捉永遠快不過生育,而每個月的手術配額亦有限,貓貓來不及做手術又再懷孕,感覺好似原地踏步,永遠做不完……

 

5
最深刻的一次經歷?
 

阿寶 :

疫情期間,國內義工不能到沙頭角幫忙捉貓,一年間街貓數量暴升了一倍至60多隻,於是香港義工便發起大規模捉貓絶育行動,愛協的絶育車也即場為貓貓進行絶育手術,為時四小時的任務,共捉到20多隻街貓幫牠們絶育。

 

Tammy :

於流浮山發現有流浪貓,向餵飼牠們的店主解釋絶育的好處,但對方拒絶,我便留下聯絡電話給她,請她有需要便找我。想不到兩年後,她因處理不到數量暴增的貓貓,而邀請我到流浮山捉貓絶育,還預備西餅及涼茶給我和一班義工吃,是很特別的經驗。

 

Christine :

曾花不少心機和時間終獲街貓貓「新新」的信任,牠每晚都在我屋苑閘口等我,一見我就會開心到翱肚跳扭腰舞,後來我終於說服村民讓我去捉牠絕育,萬料不到,絕育放回後不到一個月,牠就遇上交通意外離世。我在社交群組找到牠和一隻跟牠一起失蹤的貓貓的消息,我把牠們的屍體領回來火化,把骨灰帶回家安置……

 

 

6
最灰心的一次經歷?
 

阿寶 :

曾遇上名叫「波子」的街貓,牠肚脹脹,手腳又瘦,似有病。後來我帶牠到愛協絶育,健康改善了很多,變得又圓又肥,以為牠從此生活過得美滿,誰知牠遇上惡犬被牠咬死,令我很傷心。流浪動物總會遇上不同意外,有時候也會感到無能為力。

 

Tammy :

大約八個月前去捉貓,在場竟被一個義工阻止,最後更要報警處理,後來聽聞對方想自留街貓去賣,所以不讓我捉。那刻真的很灰心,曾為義工的她竟利用貓貓圖利,令我差點想放棄,不再參與計劃,但又覺得不應因一、兩個害群之馬而放棄幫助街貓。

 

Christine :

有村民對我有怨言,說我「淨低幾隻貓都唔放過,係咪要捉曬為止,咁咪又有老鼠」……令我曾經有放棄參與計劃的念頭。

 

7
請分享你聽過大眾對計劃的誤解及你的回應。
 

阿寶 :

誤解:「你捉貓是想人道毀滅牠們嗎?」

答:「我帶牠們去絕育呀,可改善牠們健康,手術後會帶牠們回來。」

誤解:「絶育了的貓仍懂捉老鼠曱甴?」

答:「這是牠們的興趣,跟生殖能力無關呀。」也曾有人對我說,我婚後遲遲未懷孕,是因為我經常捉貓絕育。

 

Tammy :

誤解:「你捉走了貓,會帶回來給我們嗎?」

答:「我只是帶牠們去絶育,明天會帶回來,放心。」

誤解:「你捉的貓,不要帶回來,牠們很嘈呀。」

答:「我帶牠們絶育,當然要帶牠們回這裡,這裡是牠們的家,放心呀,絶育後很乖,不會再嘈的了。」

 

Christine :

村民誤會護理員有收錢,其實我們全是義務性質!作為動物義工,五大付出真是不可缺少,出心、出錢、出力、出血、出汗!

 

 

8
你會如何形容護理員在計劃中的角色?
 

阿寶 :

調解員,調解街貓及居民之間的矛盾,及向居民解釋為何要捉貓絶育。

 

Tammy :

教育家,教育市民絶育能為流浪貓帶來很多好處。

 

Christine :

左右為難又不討好的角色

 

9
除捉貓外,護理員還有何責任?
 

阿寶 :

要守愛協定下來的工作守則,捕捉絕育後要把貓放回,試想像萬一你帶了貓媽媽回家,不放回她到原居地的話,貓BB就沒有奶水。

 

Tammy :

帶貓絶育後,要把牠放回熟悉的原居地,不要自行領回家養,放回後要跟進牠的健康,更不要帶有主人的貓透過計劃絶育,濫用資源。

 

Christine :

首要保護愛協借出的人道捕貓籠,其次要繼續關顧自己登記負責區域的流浪貓數量,健康及生活狀況;同時亦要與村民保持良好溝通,協助宣傳捕捉、絕育、放回的好處。

 

10
對流浪貓有何願景?
 

阿寶 :

流浪貓與人類可和平共享生存空間。

 

Tammy :

透過絶育改善街貓健康和福祉。

 

Christine :

近年多了人願意領養,我希望街貓透過計劃被獸醫評估後,適合上領養部尋家,從此結束流浪生活,當然部分貓貓習慣流浪,不能困養,我們要小心評估。

 

「貓隻領域護理計劃」22年成果

  • 貓隻絕育總數: > 80,000
  • 人道處理離世的貓隻數字大幅下降 95%
  • 貓隻領域總數: > 1,900
  • 活躍的貓隻領域: 1,750
  • 不再活躍的貓隻領域: 160(不再活躍的貓隻領域指已經沒有街貓在該領域活動)
  • 活躍義務護理員: > 1,100
  • 活躍義務護理員助手: 255
  • 合作的社區、學校、大廈管理公司及政府部門:253
  • 街貓壽命: 從 2-4 年增加至 10 年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