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 剪耳貓的幸福印記

香港每個角落也可察見剪耳貓的身影,牠們自在地遊走街巷、偶爾在簷蓬間飛躍而過,或是閒暇地躺伏街角觀察人類的活動。耳朵的缺角是牠們最大的辨識記號,即使在幽暗的街角,在光與影的交疊之中,仍可看到這個最鮮明的記認。

貓隻領域護理計劃

擺脫不幸的宿命

自五十年代開始,協會不斷接收到市民送來的棄養貓隻,數量更逐年遞增。至六十年代中期,受傷患病、乏人照顧、甚至是遭棄養的寵物貓繼續被隨意丟棄街上,任由牠們自生自滅。由於資源及人手所限,協會在港九各地設置「貓隻收集箱」收集無人認養的貓隻,避免牠們橫屍街頭巷尾。在高峰期,協會每年接收的貓隻高達三至四萬隻。早年,貓主不負責任的行為使街貓不受控地繁殖,而市民領養動物的風氣亦未盛,有關政府部門及協會只能無奈地讓這些無人認養的貓咪以人道方式離開世上。

為打破牠們的宿命,協會未有裹足不前,更率先在九十年代引入「捕捉、絕育、放回」概念,希望以更人道及更可持續的方式控制街貓數量,從而在香港這個石屎森林之中開闢可供街貓生活的天與地。經過多番研究及試行,協會在2000年8月正式推出「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由一小群熱心義工開始,將一個又一個貓隻領域串連起來,在香港的版圖記下街貓的足跡。

 

伴隨祝福的付出

在街頭生活的貓隻對人類總會格外警惕,因此構建每個貓隻領域並不容易。義務護理員懷著愛貓之心,更要付出耐性、時間和心血,在已登記的領域逐步取得貓貓的信任,並觀察牠們的生活情況,當時機成熟時便與協會的計劃團隊或經驗豐富的義工一起展開捕貓行動。作為背後支援的團隊,協會負責統籌及聯絡工作,以確保運作順利完滿。此外,協會也提供實際的支援,為街貓進行絕育、注射預防疫苗和植入晶片,更提供預防性藥物治療。最後在貓貓的耳朵留下終生記號,讓受惠的街貓正式成為我們計劃的剪耳貓;這特別的標記讓義工團隊更易認出牠們,這令牠們的街貓生活獲得更大支援。

每個貓隻領域都是經年累月築成的小小堡壘,義務護理員把絕育後的街貓放回原居地,並繼續看顧貓群的健康與福利,及監察有否被遺棄的新貓。計劃下剪耳貓的耳朵正正代表著這群愛貓之人許下的守護諾言,這不是缺失的一角,而是幸福的印記。

回顧過去二十年,我們衷心感謝超過1,100位義務護理員、及超過250位協助他們的助手、各位愛貓人士,以及協會強大的支援團隊,他們不分晝夜,風雨不改的默默守候,年復一年協助我們為超過75,000隻*街貓絕育,照顧牠們在街上的後續生活,攜手成就這個遍佈全港九新界各區,共超過1,900個貓隻領域的剪耳貓版圖。難行能行,協會衷心感謝各位的無私付出,期望我們一起為街貓的福祉繼續奮鬥下去!
*截至2020年7月31日

 

二十年編織的「貓」夢

協會當初資源所限,只能投放一名全職職員處理義工登記、領域管理及安排絕育等事宜。即使再加上愛協督察團隊及獸醫團隊的背後支援,要是沒有義工們的無私付出,與我們攜手建立一個又一個領域,計劃實在難以取得這個驚人的成效。

一晃眼二十年過去,在義工們的協助下,我們現已建立了超過1,900個貓隻領域;目前,計劃的版圖仍不斷擴張,亦不斷有新血義務護理員加入。然而,隨著計劃的成功,今天我們已難以復見街頭巷尾貓影處處的光景,某些成熟領域甚至已再難察見貓踪。愛貓之人或許感到半點失落,然而,知道絕育後的貓咪們曾一度自由健康地生活,倒也為這些快樂街貓感到恩惠。

近十年,計劃絕育的貓隻由高峰期每年6,000多隻逐漸回落至現時每年3,000多隻,這正好顯示計劃的成效。協會副總監(福利部)候安娜獸醫表示:「時至今日,在計劃施行的領域,可見街貓的數量已得到有效的控制,新生的幼貓也較少見,明顯地街貓的福利及健康得到改善。許多受惠貓隻可活得更長壽,近年更可看到不少受惠貓隻可活至十四歲以上。」

 

展望未來,我們希望繼續將更多區域納入計劃,包括:郊野公園、康文署轄下的公園、私人地區及一些受限制的地區。踏入一百周年,協會正在籌建位於青衣的全新大型動物福利和教育中心,新中心將配備「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專用設施,以加強新界區的絕育服務,有助我們繼續推廣計劃至新界區未開發的地域或村落。

為配合計劃的發展,我們將積極遊說政府將「捕捉、絕育、放回」正式納入其動物管理策略;考慮如何讓進入動物管理中心的野貓或流浪貓也能受惠於計劃;並且調撥資源支持計劃執行。在計劃的運作方面,我們期望在青衣中心落成以後,逐步擴充轄下診所的設施及增加可容量,以提供更便捷的服務,讓計劃的義工可在鄰近領域為貓貓安排絕育。

這個鮮明的剪耳缺角,時刻提醒我們母忘初心,履行對街貓的守護諾言,永遠在牠們的背後扮演守護者的角色。

 

支持「貓隻領域護理計劃」

 

 

特別領域

嶺南大學

小故事:
捕貓絕育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熱心人士對計劃後續的承擔及社區團體的長期參與。只有多方面的通力合作,才能構建一個安樂舒適的貓隻領域。嶺南大學於2004年已經遭受貓患的困擾,因附近屋苑清拆及重建,寵物貓被棄置更流落街頭,使未絕育的貓群不斷繁衍後代,更入侵校園各處。可惜,當時校方未有即時參與計劃,使原本三十多隻的貓群,失控地增至2007年的一百多隻。當時,因校方管理設施的職員求助,愛協團隊經多番游說後成功爭取校方支持,亦舉辦多場教育活動,讓校園內的教職員、學生及相關人員認識計劃的意義,促成嶺南貓隻領域的誕生。為協助穩定貓群的數量,愛協團隊於2007年安排第一次大規模的「Cat Nip捕貓行動」,動用動物福利車及兩名獸醫和義工們奮戰了一整天,為九十一隻貓貓絕育。轉眼十三年過去,即使熱心職員離任,但仍有不少接任的職員願意擔起照顧貓群的重任,也有離任的職員定期回來協助,令計劃至今仍然在運作。

 

南丫島

小故事:
計劃開展初期,南丫島的動物組織的數名義工與協會開始於小島上展開「捕捉、絕育、放回」的行動,捕捉島上的街貓,替牠們絕育再放回原居地。最初評估島上約有六百隻放養及街貓,計劃最大的挑戰是說服思想較傳統的村民「捕捉、絕育、放回」的概念,尤其是村民特別反對把捕獲的街貓放回街上,認為大量貓隻及貓隻本身會帶來滋擾。最初,義工們盡力把島上的七成的街貓捕捉及絕育,這足以讓貓群穩定及可減低出生率。他們以身作則妥善管理貓隻領域,不但減少街貓帶來的滋擾,更取得村民的信任,令計劃繼續順利進行。時至今日,第一代愛協剪耳貓已經離世,雖然途中有不少遭人棄養或未絕育的寵物貓加入貓群,但是島上的貓隻數量仍然受控,現已難以看到未絕育的貓貓身影。

 

坪洲

小故事:
2000年,一名坪洲愛貓居民為了改善島上流浪貓隻的生活,並在島上宣揚尊重及愛護街貓的信息,她率先投身成為計劃在坪洲的第一位義工。這位義工曾在喜靈洲工作,所以亦幫忙將計劃擴展至這個與世隔絕的小島;協會從此與這兩個小島結下不解的緣份。在坪洲,計劃不但在島上撒下「愛的種子」,更凝聚一群熱愛動物的居民,他們在工餘時除了會協助照顧流浪貓,更肩負安排貓貓絕育的使命。憑著他們的支持,協會成功將島上大部分的街貓絕育。即使是小小的島嶼,憑著對動物的熱愛,不止街貓,就連寵物及放養狗隻也受惠於協會的其他動物福利計劃。愛協團隊獲得居民、議員及鄉委會的支持,小小的島嶼轉變成動物的小社區,街上可見不少愛協剪耳貓,也有不少已絕育的寵物貓狗悠然地生活。

 

沙頭角

小故事:
位於香港的邊境之地,沙頭角與世隔絕,在這自由的國度,貓貓曾一度無限制地繁衍下去。計劃即使有龐大的團隊支持,但若是沒有當地居民的協助,實在難以在地區執行。我們非常幸運,一位沙頭角原居民竟主動支持,令計劃成功於當地生根。2010年,她自告奮勇參與計劃成為義務護理員,並協助愛協團隊得以在沙頭角籌辦六次大規模的絕育行動,甚至說服更多居民為他們的寵物絕育。她現在雖已移居別處,但已將重任委託另一位同是愛貓之人的居民。至今,沙頭角已有九成街貓成為計劃的剪耳貓,區內的貓群也維持穩定的數量,而且該領域亦由最初的地域不斷拓展,並為更多貓貓服務。

 

香港賽馬會的沙田馬房

小故事:
協會的信託人黃蔡秀文女士(Lucy)因其馬主的身份,有機會到訪馬房,並得知馬房內居住逾百隻專責捕捉老鼠的貓貓。然而,最初只有小量的貓群因未被絕育,導致貓貓數量不斷飆升。愛貓心切的Lucy,主動向馬會獸醫部推薦協會的「貓隻領域護理計劃」,以協助馬房的貓貓絕育及管理健康。2003年,協會得到馬會的全力支持,更借出馬房的獸醫復康設施作為臨時手街室,讓協會的獸醫團隊可以即場進行絕育,而貓貓手術後亦可立即返回原居的馬房。該次「Cat Nip 捕貓行動」共為七十九隻貓貓絕育。在初次行動之後,協會繼續幫助控制貓群的數量,牠們的狀況也有所改善;部分練馬師更因計劃的成效顯著,主動定期捐款予計劃,讓協會繼續為馬房的貓貓每年打預防針及在需要時提供適切治理。十七年來,部分馬房已開闢屬於自己的貓貓天地,愛心職員更擔任義務護理員,幫助我們管理該處的貓群。時至今日,約有一百隻貓貓居住在馬房,繼續獲得馬房內各員工及練馬師的寵愛。

 


 

二十多年來,「貓隻領域護理計劃」得到不少企業機構、學校團體、地區人士及區議會議員的支持,他們見證著剪耳貓的誕生及轉變、陪伴街貓走過無數寒暑。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及鼎力相助,就讓我們看看大家對計劃的感受!

 

愛協的「貓隻領域護理計劃」有助維持貓隻的健康及福利,並協助穩定沙田馬房內的貓群數目。計劃亦提高馬房職員對照顧貓群的責任,及加深對動物福利的認識。受惠計劃的貓隻耳朵留有清楚的辨認標記,當牠們需要前往愛協進行治療時,牠們的醫療費用將會由練馬師及愛貓人士捐款募集的馬房基金所支付。計劃鼓勵負責職員在貓隻受傷或生病時盡快帶牠們看診,這實是一個有效的教育過程,令職員加深認識動物護理。在某種意義上,計劃加強和鼓勵我們為沙田馬房內所有動物的福利考慮。在該計劃下,馬房的貓隻已全部絕育,這有助控制貓群數目維持在一個可持續的水平。

李恪誠醫生
內地獸醫事務主管
香港賽馬會

 


 

今年是「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二十週年。在這個計劃下,本島有很多貓隻因而 受惠,數目一直掌控得十分明顯恰當。
本人很高興能在這個機會藉此感謝貴會一直不違餘力為本島的流浪貓隻免費進行 絕育手術,從而減少牠們的數目,餘下的毛孩們得以在坪洲頣養天年,希望貴會 能繼續為我島服務,讓那些毛孩能活得更健康及更有尊嚴,確實感激不已。 敬祝各人安康愉快!

曾秀好
坪洲區區議員

 


 

南丫島動物保護組織是愛協「貓隻領域護理計劃」最早期的參加者之一。以往島上的垃圾桶便是流浪貓的飯堂,至今島上鮮見流浪貓。一路走來,我們不單見證了流浪貓數目減少、狀況改善,也見到社區對無家動物的福祉更為關注。明顯地,當流浪貓太多及患病時,社區便會覺得牠們是一種滋擾。捕捉及絕育,只是最容易的第一步。過去二十年,在社區的支持下,已絕育的流浪貓得到了溫飽、照顧及愛護。感謝我們全體義工、島上支持流浪貓絕育的朋友們及愛協福利部的團隊,大大改善了島上流浪貓的命運,更感謝韋禮杉醫生當年大力倡議這計劃在香港推行。

黃甜
南丫島動物保護組織主席

 


 

2001年,我剛入職成為愛協督察,曾到訪各區貓箱接收被人棄置的貓隻,每次打開貓箱不乏初生的、患有嚴重貓瘟的、受傷或遭人棄養的貓隻,傷病的貓隻更佔八成。最令人不忍的是,剛出生的貓隻被棄於貓箱,往往會失救致死。「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誕生成功扭轉這個殘酷的事實,計劃初期督察們走訪各區推廣及進行支援工作,遇上不少反對絕育放回的居民,大部分認為街貓會造成滋擾。時至今日,街上已鮮見初生的貓隻,我們不時看到肥肥白白的街貓,絕大部分均是狀態良好的。現時,以往的慘況已不復見,市民對保護動物的意識有所提高,他們會主動聯絡督察接收初生幼貓,協會亦有完善的暫養及領養措施,大大提高這些幼貓的生存及尋家機會。

梁兆麟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檢核部副主管

 

鳴謝 Micros Yip 及 Virus 提供相片